会考佛系更新

Q:家长的微信昵称都取了些啥?

我妈的是晨。

我爸的是夜。

屏幕里传出了柠檬的气味。

我酸了。

裘舞支线番外:原来我们不懂爱

大概就是裘舞没有互相喜欢的结局,山东卷出现了一篇零分!

文笔菜预警,渣渣预警。

3k+短打,意识流


年少轻狂是我们这个年龄最好的解释,而我想我就是里面的佼佼者。

我曾经有过一段令我难以忘怀的初恋。说是初恋,其实也仅仅是我喜欢过一个女孩。

第一次遇见她时我十三岁,正是青春与幼稚开始发生冲击的时期。她是一个转学生,来自我一直向往的地方德克萨斯州,或许正因如此她才能那么快的触及我内心中最柔软的地方,在那里击打起一片波澜。

一个金发碧眼而又有着天鹅绒般的眼尾,略显冰冷的笑颜的女孩,这就是我对她的第一印象。那个时候兴盛着一种潮流,就是人人都穿着并不显眼的衣服,大多是灰色黑色...

我和你的故事【下】

“CHEESE!!!!!”

毕业晚会还是圆满的结束了。

“衷心祝福,克劳恩小姐,愿你们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有快乐相伴。”理查微笑着对我说,我突然感觉一股暖流涌上眼眶,就要分别一年了啊。明明在这之前分别的时候都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反应,但是这一次为什么就会感觉这么不舍?无论如何都会见面的不是吗?再加上今天晚上还要和他一起去看流星雨。

“乔伊,没想到喜欢玛格丽莎的人是你,虽然她之前也和我提过这件事。”瑟吉在我面前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发,又拍拍我的肩膀。麦克,瓦尔莱塔,瑟维和穆罗都在为我鼓掌。

“嘿乔,烟花好看吗?”

是菲利普?我转过头,却只看见一片虚空,菲利普明明在寒假就转走了。(哦我的天哪。这里...

我和你的故事【上】

我知道没有多少人会看到这篇文章,没有人会为我点赞,会关注我,但我还是想要倔强的把它写下来,给一个在我最消沉的时候给予我希望,让我重新面对生活的男孩。

2w+长篇注意

文中“黑珍妮”属于完全架空角色,勿喷   人物属于网易,ooc属于我

让我们开始吧。

嗨,我叫乔伊。我的全名是乔伊·杰斯特·克劳恩。(图片)别惊讶,我知道这个名字听起来就像个小丑一样。但是小丑也不错,对吧。反正我挺喜欢这个名字的。

我是个女孩,起码现在是。为什么说“现在”呢?因为我并不想当一个女孩。跨性别。只是并不为家人所知就是了。我今年十二岁,在温斯顿中学上六年...

该来的总是要来,我要加油了,虽然我还是很期待大家的小红心和小蓝手就是了。

你和我的故事断断续续地写了两个月,最后以两万多字收场,虽然写的不好却是我的第一篇这么长的同人文。


瓶中孤城。4

ACT4:“曙光”

市政大厅。

苍白而无温度的阳光从落地窗探入城市的权力之巅,旧时代的热源以最恭敬的姿态为最高执政官铺下光明的地毯。须发皆白的老者背向入口,合上手中的《麦克白》。

“黑夜无论怎样悠长,白昼总会到来。”

阳光把老人的影子拉得很长,从靠窗的大厅边沿一直延伸到大厅中心,地板上呈放射线状的彩绘的起始点,那是一只血红色的眼睛,隐着淡淡的邪意凝视着上空。在大厅的天花板上有一个正对眼睛的天窗,宛若专门为它准备的窥探之孔。

“‘光学镜面’!”

那是谁在呼喊?

这个代号已经好久好久没有人敢于直接在他面前喊出了,自从他藏身这高塔高处的市政大厅起,他们就从来只以“执政官”作为面对他时唯...

瓶中孤城。3

Act3:惶恐循环

“三个。”

第五区,里克酒馆,这里没有想象中那样肮脏,极端的严寒阻碍了微生物的滋生,客人靴子上沾着的雪也不会融化,更不会留下难处理的泥印。虽然在室内,但这里和外界唯一的差别或许就是让你不至于直接坐在雪地上。酒架上的酒放了很久,但它们不会坏掉,因为这里实在是太冷了。如果你想好好喝点热乎的东西,除了支付它的价位所代表的热能外,或许还需要自己拿出些额外的热能来为它加热。

“嘿!你在开玩笑么,老兄?”缺了一条腿的壮汉狠狠拍着酒桌,桌面震颤着发出呻吟,酒瓶危险地颤抖起来,而桌子中央的三个透明的小玻璃球也随着这颠簸,颤抖着朝桌沿滚去,对坐的人伸出右手,阻挡的动作稍微有些笨拙,但到...

瓶中孤城。2

Act2:园丁

一个小小的畸形秀演员能踏入这座城市的最高权力中心么?

在蒸汽之都,这是梦境中都不会出现的议题。如果说有什么东西比蒸汽之都的严冬更寒冷,那便是阶级。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片大陆就被严寒和霜冻笼罩着。一座座城市化为冰封的文明标本,人们被活活冻毙在自己铸就的钢铁棺材里...那时候,幸存的人类连野兽都不如,进化赋予的光洁美丽的皮肤这个时候却没有一身生物历史上可被唾为古董的皮毛珍贵。那时候,当不再提供温暖的太阳化作天空中不显眼的苍白光点,是冒险团开创了发掘地热的先河,并建造了这座绝境中的城市,这是地狱中的伊甸。城市中央的熔炉高塔镇压着那被所有人视为生命之泉的地热源,而这座高塔也是...

瓶中孤城。

第六个故事:瓶中孤城

搬运自贴吧作者:中娅一颗砂


你静下心来,翻开书的扉页。


本书作者奥尔菲斯


一行黑体印刷文字上,用钢笔写着龙飞凤舞的一句话。墨水因为时间的消蚀而淡去了旧日的颜色,很多字母已经难以辨认。你推敲着,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读出了它。

“唯有...欺骗者...永生。”

复翻开发皱的纸张,一页比书页更破旧的纸飘了出来。由于书页多已褶皱而无法亲密贴合,你甚至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这夹在开篇处的“书签”。

一张车票,这种样式的车票你在博物馆中见过,黄色的硬纸上用劣质的墨水漆上维多利亚风格的花纹。中央蒸汽火车剪影画黑色的躯体上剥落下如碎片般白色的小小伤痕。你确认,这张车票...

金平糖与和果子,还有蛇恋的美好爱情。

[图片]看这篇文需要耐心,请继续往下翻。

其实很正经的。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好的正文开始,不要害怕,这是纯糖。

我就是冷酷无情糖手。

让我们冷静地分析一下蛇恋如果有来生的话会有怎样的交集。

以下内容均为大致情况,如有其它想法欢迎补充。

以下内容均建立在有来生,性别不变,转世为人,转世在同一个地方的情况下,纯属胡扯,相信各位都很聪明,知道来生这种东西不存在。

请珍惜生命。


0.根本遇不到。


1.“前世的几百次回眸,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

路人,不认识,普通同学,甚至是对立面(最差情况)


2.兄妹/姐弟/双胞胎...

© 爱搞事的莱杰 | Powered by LOFTER